多肉植物

关于阳台养花的规定_谁有《草原》这一课关于最后一段离别场面描写的作文?

字号+作者:admin 来源: 2020-05-08 20:09:42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关于阳台养花的一些问题用饮料杯、易拉罐等都可以!养花高手进(关于花和小虫子)呵呵,当然有问题了,花盆里有虫子。除都除不掉呢,你说的白色长长的小虫,还有西瓜'...

关于阳台养花的一些问题

用饮料杯、易拉罐等都可以!

养花高手进(关于花和小虫子)

呵呵,当然有问题了,花盆里有虫子。除都除不掉呢,你说的白色长长的小虫,还有西瓜虫,都是喜欢吃植物茎的。你重新换土吧。

关于园艺师的作文

我们家的园艺师就是我姥姥。姥姥今年虽然快七十了,却身体倍儿好!她中等身材,不胖不瘦,总是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,看上去利利索索的。这不,姥姥今年又来我家了。妈妈说我小时候姥姥常带着我玩,后来因为身体不太好几年都没来我家,我和姥姥都有些生疏了。今年姥姥身体恢复后在妈妈的央求下来到我家,她的到e69da5e887aa7a6431333339663965来使我有机会更多地了解了姥姥。姥姥很勤快,热爱做饭,我认为她的饭做的很不错。姥姥有很规律的生活习惯,每天早早起床出去散步,锻炼身体,晚上再去健身小广场和许多人一起跳舞。但她下功夫最多的就是养花,只要她一来我家,我们的房间用不了多少天就变得绿意盎然,生机勃勃!以前,家里仅有的一点儿绿色就是妈妈买的几盆假花假草,一是她不会养花,二是太忙没时间,所以我的家显得有些单调,没有生气,可自从姥姥来了以后,我们的家就变了,到处都是花花草草姹紫嫣红的,一派生气勃勃的样子。姥姥买的花很普通,但她照顾这些花却很用心。时不时松松花盆里的土,每天都把一个个花盆搬到阳面窗台上晒晒太阳,下午再搬进屋内。她每天给花洒一点水,还专门自制了一个花洒。姥姥把一个小矿泉水瓶瓶盖用烧红的铁丝戳几个洞,她的diy花洒就做好了。看她捏着瓶子一挤一挤的给花浇水,还真是得心应手。不几天,姥姥养的花就开了。瞧!客厅窗台上一盆黄色的花,开满了像小玫瑰一样的花朵,挤挤挨挨的,还一边谢一边开,枝头上总是金灿灿的一片耀眼的黄。还有一盆火红色的花,花朵像一个个红蝴蝶停在枝头上,特别好看。绿萝是姥姥最喜欢的,每间卧室都放一盆,她养的几盆绿萝总是干干净净,叶片绿的发亮,看起来水灵灵的,这是因为姥姥每隔三四天,就把绿萝放进浴盆“洗澡”,既给它“喝”足水又让它清清爽爽的。所以我家的绿萝永远都是那么美丽!看姥姥养的花这样好看,我就忍不住帮她浇浇水。中午趁姥姥午睡时,我就把姥姥的花洒接满水,往每盆花里认真地浇水,可是几天以后我发现那盆黄花和一盆仙人掌已经奄奄一息,好像快死了。我赶紧告诉姥姥,可已经晚了。姥姥说我浇水太多了,而且中午气温太高不适合浇水。所以这两盆植物就让我给“整”死了。死去的仙人掌让爱花的姥姥有点难过,我也责怪自己不该偷偷给它们浇这么多水,姥姥劝我别生自个儿的气,她刮着我的鼻子说:“你以后肯定不会再这样给花浇水了,也算学会了一招养花技术。”第二天我见姥姥又买回一盆同样的花,这次我可得跟姥姥好好学学如何养花了。我的姥姥就是这样一个人,爱生活,爱锻炼,爱养花。不管冬天夏天,不管在自己家,小姨家,还是我们家,只要有姥姥在的地方,就一定会是一个生机勃勃,绿意盎然的家!

求 关于兴趣爱好的中考作文 600字 原创

读书——我的最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。有人喜爱运动,有人酷爱旅游------性格不一,兴趣爱好不同。我呢,就喜欢7a64e58685e5aeb931333335333064拿一本书,找个僻静之处,坐下来,津津有味地看。时而被书里幽默有趣的故事逗得开怀大笑;时而被书里凄楚伤感的故事引得潸然泪下;时而也为书中的英雄人物顽强不息的精神感动不已。我喜欢看书,那是绝对的偶然。从前,我不太喜欢看书,父母为我买的大堆的书,只能老老实实地躺在书橱里睡大觉。妈妈还是三天两头把书往家带,更令我反感不已。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妈妈把我一个人丢在了图书馆,对我说:“盈颖,妈妈有事先离开一会儿,你就在这儿等我。”说完,转身就急匆匆地走了。没办法,只好乖乖地等喽。我东瞧瞧,西看看,这地方除了书,还是书。环顾四周,大人、小孩有的伏在书桌上看书,有的倚在高高的书架旁翻书。似乎闲着的,就只有我了。百无聊赖之下,我只好随手从架子上抽出一本《安徒生童话》翻看起来。看着看着,我入了迷。为卖火柴的小女孩伤心,为聪明的汉斯高兴,为美人鱼深深地叹息,为拇指姑娘暗暗地叫好。真没想到,一本不起眼的书里有这么精彩的故事。我贪婪地读着书中的每一个文字,简直与“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”没有区别。当妈妈来接我时,我才发现时间已接近中午。妈妈笑眯眯地说:“回来啦!”我依依不舍的了得离开了图书馆。(后来才知道妈妈是考验我。)打那以后,我就喜欢上了看书,不,应该是热爱看书了。满橱的书,再也不能满足我求知的欲望。我开始向别人借书,也自己买书了。书店、图书馆更是我假日必去的地方。书开阔了我的视野。《诗经》使我听到先民的歌唱;《左传》使我见到诸侯的争盟;《山海经》带我游历神仙的故乡;《颜氏家训》让我感受到一个父亲的叮咛------书不仅使我学到知识,还教给我做人的道理。当我读完老舍先生的《养花》之后,我知道要勤劳;当我读完冰心的《斯人独憔悴》之后,我知道了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”------书,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;书,是寒冷中的一缕阳光;书,是我们力量的源泉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,有的人喜欢看书,因为在书中可以学到很多知识;有的人喜欢滑旱冰,因为那样能锻炼他们的意志品质;还有的人喜欢下象棋,因为在对局中能开阔思维,而我的爱好是吹小号。我从二年级就开始学习吹小号,到现在已经吹了半年了,一些简单的曲子,我都能很熟练的演奏。在每周一的下午,其他同学都放学回家了,而我却还要留在学校练习小号。尽管这样很累,但是我依然每周坚持,因为我觉得上小号课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儿。在课上,我会认真听老师示范、演奏,并且学着老师的样子一丝不苟的学习。有一次,我发烧了,没去上学,妈妈说下午的小号课也就别去了吧,我一听这话就急了,对妈妈说:“那怎么行,我一定要去上课。”在我的强烈反抗下,妈妈终于同意了。我知道妈妈是因为心疼我才不让我去上课的,但是我不能因为自己不舒服,就耽误了练乐器啊。我不光只是在上课的时候才吹,在家我也练习。平时放学后回到家里,写完作业,吃过饭,我就会迫不及待地拿起我心爱的小号。站在阳台上,看着乐谱,这样,纸上的一个个像小蝌蚪一样的音符,就被我变成了一首首美妙动听的曲子。当遇到很难的曲子或者是乐句时,我会不怕困难,学习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的精神,知难而上,克服它们。以后还会遇到很多难吹的曲子,我都会超越它们的。我相信,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有结果,毕竟彩虹总在风雨后才出现嘛。我喜欢小号,是小号教会了我要克服困难,是小号陪我走过了这半年的时光,让我每一天都健康成长。

关于花草茶的文章

向德加敬上一杯花草茶字体大小:大 | 中 | 小 2006-11-13 22:23 - 阅读:101 - 评论:0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迷上花草茶的。咖啡橱里摆上了一罐又一罐的小玻璃瓶,不但一直在扩大领域,最近还有取而代之的迹象。里面装的,都是大自然的神奇魔法:玫瑰花、迷送香、洋甘菊、百里香、薰衣草……。朋友们来家里聊天,看到我端出去的玻璃壶,都一脸狐疑地望着我:嗜黑咖啡如命的我,居然也喝起清淡的花草茶?享受花草茶的阳光与自在也许,是我被它的温暖迷住了吧!去年冬天,表姊送我一罐干燥玫瑰花当作生日礼物。 在寒冬的深夜,舀几朵花苞放进用热水温过的玻璃壶,再冲入热开水;静静地等上 5 分钟。壶里流出深金色的清澈茶水,暖和了握着杯子的我的手。每喝一口,柔和的花香就在喉间漾开。看着小小圆圆的玫瑰花苞在壶里漂浮,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单纯的美好。 我不只喝下了花香而已,连带着它生长的阳光和风的味道,也一起流进了身体,有说不出的温暖。而且玫瑰花还真的具有活血养颜的功效呢!一旦开始好奇,才发现花草茶的种类多得让人眼花镣乱,疗效也各有不同,每次经过店里就忍不住买一两罐。单调烦躁的下午,我总会偷个闲泡壶茶,有时候是洋甘菊,有时候是迷迭香。顺便搬张椅子到窗边,看行道树的落叶在空中翻飞;或者就着阳光转动手中的玻璃杯,呆呆凝视着灿亮的折射光线,幻想能到某个遥远的地方旅行,有一望无际的花田,还有一栋红瓦屋顶的小屋”轻盈使人自由。虽然我仍然爱喝黑咖啡,但是却更了解花草茶带给我的那种清净舒缓的感觉。喝惯咖啡又口味重的朋友看到我喝花草茶,都怀疑地问我里面到底有没有茶味;而爱喝淡茶的朋友一见到黑咖啡,就一脸恐怖的表情。探索德加晦暗世界中潜藏的一丝温柔喜欢黑咖啡的人会爱上花草茶,真的有那么怪吗?我倒不觉得。因为了解深沉苦涩的味道,才更能体会那种轻盈与自在。就好像德加的圆一样;冷峻。超然、讽刺,然而却藏着一丝对光明的渴求,和说不出回的寂寞。他擅长刻画光亮之中的黑暗,但是黑暗里还有一个角落在微微发光。那是对生存意义的探寻,对现实世界的追问。 在我工作室的墙上;就挂着好几幅德加的作品复制画。深色的木框使阴沉的画面仿佛要把人吸入黑暗里,无法自拔,然而那些戏剧性的光影却又像一扇半开的门,引领你从门缝中目睹虚幻的现实。 德加总是采取怪异的视角来作画。像《拉拉小姐在费南多马戏团》( P.63 )似乎是从低处用望远镜向上看,画中那位号称“枪女”的特技演员不断地旋转上升,危险得令人晕眩。在《明星》( P.53 )一圆里,画家用高视点俯瞰舞台,让看画的人坐在包厢中,成为冷静的观察者。强烈的舞台灯光照亮了舞者向前伸出的脚及微仰的下颚,刻画出明显的明暗对比,舞者恍若因为观众的掌声而忧雅地扬起手臂。但是耀眼的明星背后,却是晦暗的角落,被忽略的小角色在幕后若隐若现,还有一个诡异的黑衣男子鬼魅般地站立着……。 在《歌剧院的管弦乐团》( P.23 )中,他甚至故意忽略五光十色的舞台表演,而把重心放在台下黑压压的乐队上;舞台上的演员被挤在扁扁的空间,连上半身都看不到了、乐手们面无表情地吹着乐器,对台上惊心动魄的剧情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;形状暧昧的大提琴琴头伸入画面上半部的舞台部分。这大概是受到讽刺漫画家杜米埃的影响。德加就是喜欢这种狡黠而嘲讽的味道,错乱正统的观点,揭露华丽外表下的凡俗所以看他的画,需要一点“歪斜”的心情。把视线从舞台上移开,转向另一个使人错愕的空间,倒置主客关系,反而更能显出某种特别的张力。画里出现的不再是我们惯常所见的世界,而是一个被忽略的“真实”世界。《赛马场》( P.55 )里,没有扣人心弦的赛马场面,也没有矫健的骑师和奋勇奔驰的马匹,只有赛前故作轻松的遛马,以及满怀心事的骑师。德加扮演的不是一个观众,而是一名观察者,把掩藏在布幕后的无奈与不安,化为另一个舞台。奇怪的是,他本身是个拘谨得近乎保守的布尔乔亚阶级分子,却在艺术上有着前卫颠覆的视野。 他画中奇异的孤立感也总是吸引了我的视线。 1873 年以后, 40 岁的德力口开始大量描绘芭蕾舞者、歌星,但是他显然不是以欢乐的心情在作画。他太过敏锐的观察力,使他的画指向某个幽暗的深渊。《戴手套的女歌手》( P.61 )里的歌星,被凝滞在引吭的瞬间,强光让她的身体和背景都失去了立体感。我没办法不去注意那歌者枯萎的双眼,黑色手套和右边像洞穴般的黑暗,仿佛要将所有光线吞噬进去。亮丽的粉彩颜料到他手中,竟然变得如此阴郁。一种永无止境的、足以腐蚀灵魂的现实。或许是因为在 19 世纪,舞者、歌星在晚上多半还兼作妓女,为富有的绅士们提供肉体上的欢愉;这才是德加心中的真实——光与影、美丽与丑恶交缠的巴黎。无人能否认德加画中那种深刻冷寂的魅力,他对艺术的直觉与智慧确实是超越常人、我最喜欢他的《苦艾酒》( P.49 )。在刚刚点起煤油灯的傍晚的咖啡店里,灰败颓丧的气氛弥漫了整幅画,看似妓女的女人唐突地张开腿坐着,失神的眼睛没有任何焦点,稍嫌简略的笔法使她显得有点恍惚。桌上那杯象征堕落与廉价的淡绿色苦艾酒,和她身后玻璃窗上的黑影包围着她,没有画上桌脚的桌子飘浮在她面前,她似乎已经无力去抗拒人生。《苦艾酒》所传达的不是哀愁,不是怨怼,而是生命的冷清 失去灵魂的女人,无声的歌者,寂寞的画家……,他们的生命仿佛进入一种极端的安静之中,等待谁来唤醒。我常常一面喝茶一面想,德加的倔傲与环脾气,到底是因为他天生不懂得表达温柔呢,还是故意与别人保持距离? 他对自己和世界是那么的严苛,浑身像e79fa5e98193e58685e5aeb931333234306462长了刺般,永不放弃对任何事情的嘲笑。过度敏锐的神经与分析力,往往使感情找不到出口。也许这是德加被朋友们认为冷淡、无情的原因之一吧!这个才华洋溢的暴君,不知道气走了多少喜欢他的朋友。当时他的经纪人杜朗·俞耶说他:“德加惟一的嗜好就是吵架!别人都得赞同他、容忍他。”朋友也形容他:“心情好时,声音美妙、忧伤而亲切;心情不好时,就变得杀气腾腾,像在跟谁单挑决斗一样。”德加的“恶女症”也是有名的。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我结婚?我怎么可能结婚?如果我太太在我每次完成一幅画后,就娇声细语说:‘好可爱的东西!’我不是一辈子都要痛苦不堪吗!” 从较早期的《赌气》( P.31 )中可以看得出来,德加所表现的两性关系相当紧张、不和谐,有时候也带点椰榆。他在 1886 年展出的浴女系列,描绘裸女沐浴、擦身、抹脚的动作,是从当时风行的日本浮世绘“猫”版画得来的灵感。像《浴盆》( P73 、 75 ),如同从钥匙孔中窥视而来的景象,他认为这是真正“诚实”的生活一景,不是传统绘画里那些造作、摆出优美姿态的女人。他曾说:“我或许太过于把女人视为动物了。” 每次一想到这里,我就不由得叹气。到底有哪个女人敢去爱这么怪的人?连在创作上跟他有密切往来的女画家卡莎特,也不敢承认他们彼此有任何恋情,还毁掉了他们之间所有的信件。其他女人更可想而知了。没有人知道德加曾经受过谁,但是我不相信他是一个没有情感的人。没有情感,就没有好的艺术。表面上他对朋友、女人都维持着类酸刻薄的态度,那是口为聪明盖过了感性。他的情感和世界的隐晦面相互呼应,他的理智却要他冷眼旁观,这种矛盾使得德加只能去嘲讽,去攻击,去批判。 也许他只是忘记了如何向别人伸出手,哪怕是一点点温度也好。感受或者传递温暖,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动作。每个人都该有抚慰心灵的秘方,好让他找到自己的出口。德加,可愿来杯花草茶如果此刻德加也在这里,如果他像我一样,愿意花一个下午把自己安静下来,为生活开辟一道出口,我会让他舒舒服服地坐好,喝一杯热热的蓝紫色薰衣草茶,请他试着闭上眼睛。幻想在普罗旺斯的阳光下,小村庄的尽头出现了一大片华丽的紫色花田,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。被天空映得发亮。你被璀璨的深紫色花海围绕,温和的暖风微微波动着花丛,空气中有一丝无法形容的清香,还有阳光糅杂着泥土与草的味道。记得就是在这间工作室里,我第一次冲泡刚买来的薰衣草茶,就被它美丽的颜色给惊呆了。透明的玻璃壶中摇曳着轻柔的紫蓝色,像清晨微亮的晴空,有种说不出的宁静感。它的茶味是这么淡,这么自由,浅浅的香气在喉头间流散着,渗入心脾,让人放松。我用双掌圈起杯子,靠在软软的皮椅中,眼光自然而然地落在墙上德加的画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竟觉得冷漠的德加与温暖的花草茶是有交会的。在某个静僻角落,藏着他最脆弱的感情,他把自己埋藏得越深,所希冀的就越多。坚硬的芒刺底下敛藏着羞怯的灵魂,画里的冰冷黑影,其实是在等待温暖的探索。光与影的临界点上,坚强与孤单只有一线之隔,冷寂与温暖也在咫尺之间。</p>德加不是没有梦想过幸福。“如果我能找到一位善良、单纯、娴静的小妻子,她能体谅我的古怪幽默,能够和我共度平实、勤奋的一生。岂不是最美妙的梦?”年轻时的他曾这么写着。然而他的理智总是战胜了情感,因而无奈的表示:“一边是爱,一边是工作,而心只有一颗。”他也曾经在写给一个朋友的信上,流露了自己的软弱:“现在我想请求你原谅我一件事,因为我缺乏自信,脾气又不好,导致言行粗暴、桀骜不驯,似乎很难跟人相处。我觉得自己这个人糟透了,一切都欠完美,身体也衰弱,但我对艺术的推敲,却都非常正确。我与全世界为敌,也与自己对立。如果我曾经假借这该死的艺术之名,伤作于 1899 年的《舞者》精准地描绘出舞者调整舞衣的动作。害到你美好卓越的心灵或情感;那么,我诚恳地请求你宽恕。”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,健康欠佳和衰败的视力是沮丧不安的根源,也是愤世嫉俗的藉口。<德加画的场景几乎都是室内景象,黯淡的剧院后台、黑漆漆的乐队演奏席、照明不足的浴室和洗衣间……;这在注重户外画的印象主义画家眼中,是相当突兀的。因为德加不仅讨厌刺眼的户外光线,而且还连带地讨厌莫奈的画虽然视力如此,但却无损于他与众不同的观察力。他注意到别人所不能体察的微妙之处。他不爱画芭蕾舞者曼妙的舞姿,却精准地呈现出她们在后台、舞蹈课中无意识的举动:打哈欠、搔痒、整理衣服或者分心的样子,在几幅以《舞蹈课》为主题的画里,就可以找到好多有趣的细节。不过,终究无人能解开他心灵的孤寂。 19 世纪 70 年代德加的视力开始严重恶化,到 20 世纪初,虽然在艺术成就上受到肯定,但他几乎己经失明了。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德加凄凉地死去,享年 83 岁。</p>他结束了漫长而寂寞的一生,他的绘画生涯,没有凡·高的悲剧性色彩,没有高更的放浪形骸,有的是桀骜不驯与敏锐的洞察力、或许他的艺术力量正是源自于那被封印的暗影;或许他看着门缝外透进的微弱光线而迟迟不敢将门打开。他的画,是对自己孤独根源的质问,也是对现实世界的质问。他永远清醒地争论着问题的答案,偶尔也陷入不欲人知的焦虑与怯懦之中。我起身从橱柜中找出玻璃茶壶。为自己冲了一壶百里香,再加入几滴有润喉作用的蜂蜜。浅金色泽像透明的春阳化入水中一般,散发出特殊的香气,全身顿时清爽起来。我手握着白色马克杯,感受到暖热的温度缓缓地传递到我的每一根指尖。那是非常确实的存在。一种真切的温暖,无法以语言诉说没有人可以告诉我们到底真正的答案是什么,我们也无从知道孤寂从哪里来,又是从哪里消失的。更或许答案并不存在,因为人们永远都在追寻的过程之中。孤独与温暖两者都存在于我们心中,无法逃躲,它们构成了这个世界与生活,也构成了希望与幻灭。而今每当我喝着暖暖的花草茶,看到德加晦黯的画,我总忍不住想向他伸出一只手问:“你冷不冷?要不要来杯草茶?”

住宅小区高层封阳台国家有何规定

国家并没有对高层封阳台有具体的规定,当地政府为了沿街立面美观的考虑,如楼下是步行街,可能是为了行人安全的考虑;小区内有住户为了防风和隔噪声等,经物业同意,可能会要求封阳台。